????谁都明白,凭白无故的让特务部门给自己头上安一个监军,这仗还怎么打?

????枪杆子握在谁的手里,谁才有话语权。这是千古以来颠扑不破的道理。委员长心中如何赞同马春风的提仪,但也知道,手底下的骄兵悍将全都不同意,凭他的一纸命令,也压不下去。

????有的是阴奉阳违的办法。

????所以最后才便宜了自己。

????方不为又叹了一口气。

????马春风忠则忠了,但太独,遍数军政两界,竟然再无半点援力。

????但没办法,历朝历代,没有哪个特务头目不是独臣,马春风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,所以终其一生,才会如此做为。

????方不为在特务处待了没多久,谷振龙打来电话,又将他叫到了宪兵司令部。

????谷振龙喝着小酒,看起来很是惬意。

????陈祖燕也在,但看起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????方不为不用猜也知道缘由。

????特务处与党调处是天然的死对头,而这并不是陈祖燕和马春风能够左右的,完全取决于委员长。

????马春风手中权力过大,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陈氏兄弟。

????“马春风明和是在自寻死路,所以自己不敢出头,才拿你当枪使,你既然然一清二楚,为什么还要答应他?”陈祖燕看着方不为问道。

????“部长,卑职也是知道分寸的……”方不为只说了半句,就停下了话头。

????事情成了,他也没必要在谷振龙面前藏着掖着了。

????陈祖燕盯着方不为看了好几眼,又看了看谷振龙。

????方不为分明是在说:想让他当枪,也得他愿意才行。

????“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谷振龙端着酒杯的手顿在了胸前。

????他总感觉方不为话里有话,好像在说:谁拿谁当枪使,还不一定呢……

????“司令,你这就错怪卑职了!我还能害了谁不成?”方不为不愿意了,“卑职也只是想为党国尽一份绵薄之力……”

????谷振龙总觉的有些不对劲。

????以往的方不为,好像从来都不说“为委座效命,为党国尽忠”之类的话。

????但要说方不为对马春风有什么图谋,也不太可能。

????方不为就像是块狗皮膏药似的,贴到马春风身上都扯不下来。

????就连谷振龙也想不通,方不为为何一直守着一个特务处不挪窝。

????要说是想报马春风的知遇之恩,报的早绰绰有余了。

????“嗯……你小子最好不要胡来!”谷振龙指着方不为斥道,“知不知道老子为了你这个特派员,送出去了多少人情?”

????方不为惊的张大了嘴?

????谷振龙说的含糊,但他那里听不能听不出来。

????原来坏了马春风好事的,就是谷振龙?

????方不为看了看谷振龙,什么都明白了。

????谷振龙和陈祖燕是什么关系?

????他二弟谷振刚,三弟谷振鼎,都是CC系的骨干,这两人分别担任过国民党中央组织的副部长,是陈氏兄弟的左膀右臂。

????论亲疏程度,马春风拍马也追不上陈祖燕。

????陈祖燕和马春风真要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,谷振龙肯定向着陈祖燕。

????更何况马春风居心不良,想要利用自己,谷振龙就更不可能答应了。

????“那何部长那里?”

????方不为不确定的问了一句。

????“何英青那里还用的着我欠人情?”谷振龙嗤笑一声,“风声刚透出去,他就连夜去找了委员长,对马春风的提议坚决反对。”

????风声?

????哪来的风声?

????谁透漏给何英青的?

????不可能是谷振龙。

????这两位斗了几十年,属于一见面就恨不得掏刀子的那一种。

????方不为瞅了瞅陈祖燕。

????陈祖燕没这个时间,他正忙着和中共谈判,这段时间他就没去过委员长字邸。

????方不为灵光一闪,想到了他的新上司:钱大均。

????没跑了,就是他。

????他是中央军出身,自然也同何英青一样,不想让什么部门派一个督战官,骑到众军将的头上。

????说不定马春风的提议刚送到委员长的案头,谷振龙就开始与钱大均密谋了。

????怪不得委员长没有同意马春风提出的设立督战官的提议,却同意了派自己出任“中央特派员”的方案。

????也更怪不得,政军部长何英青会答应,也没有听到那一部军事长官明确提出反对……

????全都是谷振龙与钱大均谋划的结果。

????当然,更主要的原因是,马春风号准了委员长的脉,委员长确实赞同这个提议。

????委员长有这个心思,而谷振龙和钱大均等人又明确表示支持,何英青等人一看,就知道这个“督战官”肯定是要设立的。

????但与其便宜马春风,倒不如直接交由关系与军部及中央军更近,性格更温平的钱大均。

????而且从名义上论起来,也更有说服力,各部军将也更容易接受。

????毕竟侍从室是参谋性质的机构,比马春风的特务处强多了。

????方不为是特务不假,但他与其它特务有明显的区别:在军中也有职务,与谷振龙的关系比马春风更近。

????更何况,方不为还是侨盟理事代表,不单单只有“督战特派员”这一个身份,关系搞好了,说不定就能多弄点物资和饷款。

????所以军中才无人反对。

????方不为也没想到,几方角力,最终便宜了自己?

????“卑职谢过司令!”方不为诚心诚意的弯下了腰。

????没谷振龙,这事情肯定有反复,最后黄了也说不定。

????陈祖燕也只是怕方不为不明就理,被马春风蛊惑,白白当了别人手里的刀。

????但现在看他明显是心中有底,陈祖燕也放心不少。

????陈祖燕指了指自己的一侧,方不为道了声谢坐了下来。

????三个人开开心心的喝着酒。

????可怜马春风还被蒙在鼓里。

????他一边对何英青恨的咬牙切齿,一边还谋划着,如何通过方不为,继续施加影响,把这个“战时特派员”的控制权攥在自己手里。

????……

????几天之后,方不为接到钱大均的命令,让他随宋子闻,陈祖燕等人,去杭州,参与西湖谈判后的一些细节谈判。

????接到命令的时候,方不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?

????看看参与谈判的都是什么人?

????宋子闻,陈祖燕,顾祝同,张冲……

????全是中执委,而且还是委员长的亲信。

????自己一个小虾米,连做会议记录书记的资格都没有,跑去做什么?

????钱大均很忙,肯定没时间给他解释,方不为也没有去找他。

????谷振龙也不太清楚,虽然猜到了一些,但他怕误导方不为,便让方不为直接去找了陈祖燕。

????“让你去做什么?自然是去当传声筒的……”陈祖燕一语道破真相,“你以为是让你去发言的?”

????原来是这个意思?

????陈祖燕的嘲疯,直接让方不为当成了耳旁风。

????看来是年后与宋子闻会面后,他代侨盟递交的章程,刺激到了委员长。

????委员长的用意是派自己这个“侨盟代表”好好看看,他让步到了何等地步,但对方却还在咄咄逼人……

????去就去吧,就当是积累资历了。

????其实方不为很清楚前后谈判的所有脉络。

????从三五年年底开始,在苏联“共产国际的”调停下,双方就一直在谈判,到现在已经整整谈了一年半了。

????至今为止,谈妥的部分:红军同意接受改编,国民政府承诺,与中央军同等待遇,国民政府支付先期安置费用五十万元……

????承认边区政府的合法性,由国民政府委派人员,任边区政府正职,中共方面推荐人员任副职……

????没谈妥的是,委员长坚决不同意改编后的红军设立统一的指挥机关,并要求毛朱二人离开红军,最好是出国留洋,甚至一度要求取消“中国共产党”的称号……

????谈判一直在继续,哪怕是西安事变后,委员长已答应停止内战,但该捅刀子的时候,一点都不手软。

????四月初,也就是方不为回南京的前几天,西路军两万余人在甘肃全军覆灭……

????照此基础,只会让谈判陷入僵局。

????但只有方不为知道,很快就会迎来转机:日本人要下手了!

????若不是华北失陷,委员长“以战促和”的幻想破灭,怎么可能轻易让步?

????但别人不知道啊?

????委员长是想让方不为亲自去听一听,然后好给于二君,司徒美堂等人告状。

????除非方不为脑子被驴踢了。

????不为自己考虑,也得为于二君,司徒美堂考虑。

????要不是考虑时机不到,方不为早鼓动着于二君和司徒美堂援共了。

????去就去吧,就当积累资历了。

????尽管早就接到了延安方面发来的密电,但看到方不为的时候,胡月明还是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????方不为到底干了什么,竟然能代表国民政府,堂而皇之的坐到谈判桌上来?

????饶是他有多年的地下秘情经验,心脏依旧控制不住的急跳了起来。

????方不为只是在胡月明的脸上扫了一眼,就挪开了目光。

????胡月明现在的身份其实和他差不多,按级别,是坐不到这张桌子上的。

????但他现在的身份代表的是“共产国际”!

????方不为暗暗的叹了一口气。

????成了萧何,败也萧何。

????若不是和苏共的亲密关系,也成就不了胡月明传奇的一生,但若没有这一层关系,也就不会发生之后的那些事情。

????方不为的身份有些特殊,虽然职级低,但参与谈判的国民政府并代表没有把他当做小透明。

????宋子闻和陈祖燕更是把他当后辈看。

????但该算计的时候,也照样算计不误。

????宋子闻和陈祖燕还建议让他发言。

????发什么言?

????开什么玩笑?

????这两位是嫌自己这个侨盟理事代表的身份当的太舒服了?

????自己坐在这里,代表的可是华侨抗日联盟,有些话坚决不能乱说。

????要不是代表着这一层身份,让他当场骂两句都没问题。

????方不为头摇的跟拔浪鼓似的。

????对面的几位不明就理,都是猜测方不为的身份。

????胡月明则是又惊又疑。

????方不为顶天也就是个特务头子,怎么看架势,宋子闻和陈祖燕好像特别重视他的意见?

????在和平饭店见过面之后,李泽田早就在第一时间把方不为提供的信息传回延安。

????而方不为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,也给李泽田发过密电,说了他也会参加谈判的原同。

????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上级没有通知胡月明详细的情报,只是提醒他,见到方不为的时候,不要露出马脚。

????而此次谈判的代表当中,就中间那一位知道方不为为何会坐在这里。

????谈判两天,方不为没说过一句话。

????除了听,他就是看。

????看的对面的几位心里直犯嘀咕。

????其中有几位还当是方不为这个国民党的特务头子在观察自己。

????他们哪里会想到,方不为不过是犯了好奇的毛病。

????会后,方不为当即就似好了电文,交给了宋子闻和陈祖燕预阅。

????这两位看完之后,一个比一个惊奇。

????不是方不为在电报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他们惊讶的是方不为的记性。

????整个会议过程当中,他们就没见方不为记过一个字,但不什么能将谈判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记在脑子里?

????比书记官记的还要详细。

????开什么玩笑?

????一句话有歧义,都有可能被有心人故意误读,与其这样,还不如一字不差的报上去。

????谁都挑不出毛病来。

????反正双方都知道他不过是个传声筒而已。

????“这未免太长了吧?”陈祖燕抖了抖十几页的电文。

????“没事,多发几次就行了!”方不为回道。

????滑头!

????陈祖燕暗暗的骂了一句。

????宋子闻一行回了南京,方不为借口要处理商行的一些事情,乘车去了上海。

????他确实是来处理商行的事情的。

????从英国进口的四十部做战电台到了。

????其中的三十部,方不为直接让陈江运回了重庆,剩下的十部,他留在了上海。

????叶兴中不在,身边没有信的过的人,自然没办法送去西北,更或是送到延安,只能让李泽田处己想办法了。

????叶兴中被方不为撵到了税警总团第四团,任少校连长,团长孙立人。

????路已经给他铺好了,能不能活下来,更或是出人头地,就看叶兴中的造化了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完本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89book.com/book/93503/8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