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池清祎觉得重场戏到了,她站得笔直听穆于清接下来的讲述。

????穆于清并没打算说的,谁知道池清祎这人拗起来也是让人毫无办法。

????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给池清祎听,当然她隐瞒了自己男装的事情,打斗也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。

????池清祎是万万没想到昨晚发生了这样的事,是想若不是穆于清不放心跟着一起走,只怕柳知夏就被毁了清白了,而且还毫不知情。

????“于清,你这是上演了一出智擒色魔啊,要不是你发现了,不知道还有多少良家妇女遭受玷污呢。啧啧啧,就是可惜了你这张如花的小脸啊。”

????“也是碰巧,要不是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他眼睛里的邪光,我可能会让知夏一个人回去,那就会被这死胖子玷污了。”

????池清祎在赞扬她的时候也还是挺后怕的,要是没发现司机的欲行不轨,有可能她也会惨遭毒手。发现了打斗了一番,对方可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万一没打过会不会更惨。

????“于清,你这样做太危险了,要是打不过怎么办,万一对方急眼了怎么办?”

????穆于清怔了一会,她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她自诩学过几年武术可以打倒看起来她能打得过的人,却没想过万一打不过怎么办?

????“…我没想过。”

????池清祎的声音顿时尖锐起来,“没想过你也敢往上冲,万一你打不过又要怎么办?被玷污?被害?”

????“我以后注意,不那么草率鲁莽了。”

????“我真是要被你气死,你说说你怎么就不能让我省心一点,这是会吓出心脏病来的!”

????穆于清赶紧求饶:“我错了,我错了,下次不敢了,保证第一时间报警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????见她认错态度也还诚恳,池清祎脸色好了许多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????且说南绪言从医院里出来,车子一拐就直奔池清祎公司,他来的时候穆于清恰巧去了卫生间,他就坐在池清祎办公室里面等。

????池清祎可以说是欣喜若狂,她的偶像诶,居然到她公司来了,不需要任何理由她都能乐上一天。

????“南大哥,这可是你第一次到我公司来,招待不周招待不周。”

????“无妨,我就顺路过来看看。”

????池清祎内心狐疑,他的公司在北边,自己的公司在南边,哪来的顺路一说?难道是去哪个公司洽谈的时候顺路过来看看?

????南绪言从医院出来后就没把衣袖扯下来,他左小臂缠的绷带毫无疑问吸引了池清祎的目光。

????“南大哥,你手这是怎么了?”

????“哦,不小心划到的。”

????池清祎无端想起了也是左臂受伤缠了绷带的穆于清,“我的助理也是左手受伤了呢。”

????南绪言淡淡不作声,他当然知道穆于清受伤了,这不来这就是为了她。

????瞥见穆于清回来了,池清祎叫她泡两杯咖啡送进去,穆于清应了,这是来客户了?

????端着咖啡走进去,开门的那一刹那无意间撞入了一双深沉的黑眸,他怎么来了?

????穆于清恭恭敬敬把咖啡端到南绪言面前,“南总请喝咖啡。”

????南绪言收回灼灼目光淡淡开口,却不是跟她说话,“池小弟,看不出来你这公司不够仁道啊。”

????池清祎“咯噔”一下,什么就不够仁道了?发生什么了吗?

????“怎…怎么了?”

????“你的助理手受伤了为什么还要工作?”

????池清祎和穆于清双双愣住,穆于清看他一眼,收到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才知道他来的目的就是她。

????池清祎更懵了,她还以为是她的公司出了什么影响不好的大事,没想到是这么点小事。

????“我马上就让她回家休息,带薪休假,带薪休假。”

????穆于清还没摆手拒绝就被南绪言截了话头,“穆小姐,有这样开明体贴懂得体恤员工的上司实在是有福,既然这样,穆小姐就回去休息吧。”

????池清祎也紧接话茬,“对对对,于清啊,回家好好养伤,不好不许来上班,听见没有?”

????穆于清那叫一个懵逼,她就左臂受了点伤就被勒令回家休息?这老男人搞什么鬼?

????穆于清懵在当场,她这又不是工伤又不是太严重会影响工作的,让她回家休息干什么?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“穆小姐不必紧张,这是池小弟做出的正确决策,你还是赶紧回家养伤吧。”

????穆于清:特么的姑奶奶我是残废了吗?就这么点小伤非要我回家躺着发霉?

????“对,于清啊,你这就收拾收拾回家养伤,这可得好好养,伤筋动骨一百天呢。”

????穆于清:对个屁你对,老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怎么就又伤筋动骨了?

????“总经理,你这英雄崇拜主义也是太过可怕了吧,他叫我回去你就叫我回去?”

????池清祎点头,“我南大哥的任何决策都是相当正确的,我就听他的。”

????穆于清:你个没脑子的二傻子!他分明就是特意来抓我回去歇着的!

????南绪言悠悠看了穆于清一眼,“依我看来,穆小姐的强势应该挺严重,还是回家休息为好,万一伤及根本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????要不是池清祎在,穆于清肯定气到冲上去咬他几口以泄心头不快,明明你自己的伤势更加严重,一大早不去公司跑来这里给自己变相的请假,太专制了!

????“对,于清,你可不要固执,这事非同小可,你可要好生将养。”

????穆于清:我将养你奶奶个腿!这老男人是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,你就这么听他的话?!

????叹了口气,穆于清转身,“好,我这就回家。”

????穆于清也没什么东西可收的,把手机放进包里就要夺门而出,就听池清祎狂喊:“于清,不用担心薪资问题,带薪带薪!”

????估摸着穆于清应该已经到楼下了,南绪言把咖啡一口喝干就跟池清祎告辞了。

????“你不再坐会儿?”

????“我还有事。”甩下这四个字南绪言就长腿一迈扬长而去。

????穆于清走出公司大门,看了眼渐渐火辣的日头,从包里掏了伞打开才悠悠往前走。

????没走几步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停在她身侧,南绪言摇下车窗对她喊道:“夫人,上车。”

????穆于清还有些恼他,看也没看他一眼就直直往前走,南绪言知道这小女人肯定是闹脾气了,他噙着笑意缓缓跟着她。

????“夫人,外边日头大,快到车上来。”

????穆于清:理你才有鬼!

????南绪言停下车,拉开车门就大步向前,微微躬身就把穆于清一把横抱起,穆于清吓得差点把伞扔掉。

????“你干什么?!”

????这是怒了?

????南绪言不变应万变,仍是噙着笑意看着她,“夫人,日头大,小心中暑,为夫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????穆于清撑着伞遮着两人,她看着南绪言一时无言,南绪言突然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“夫人不要生气,受伤了就回家歇着嘛,赚钱养家这种事情留给为夫。”

????“哼,我这班上的好好的,被你这个老男人给搅和了,又不是手断了,哪就那么娇气上不了班,就整理个资料倒杯茶的,又不是力气活,干什么要回家休息?!”

????“夫人,是为夫不好,咱们先回家,为夫的伤要裂开了。”

????这话才有威慑力,穆于清挣扎着就要下来,要是他伤口裂开了可怎么办才好。

????“夫人别乱动,一会就好。”

????乖乖让他抱着坐上副驾,又乖乖的任他给自己系好安全带,穆于清乖巧的坐好,像极了排排坐等待着老师夸奖的小学生。

????“夫人,你这样子让为夫很是苦恼啊。”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没什么。”

????南绪言总觉得穆于清外表算是个大人了,为人处事也是挺成熟的,但她内心依旧是个孩子,偶尔的孩子气让南绪言感到无比的愉悦,比如现在。

????嘴上说着苦恼,内心实则暗喜,她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露出这样孩子气的一面,这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在她心里是特别的呢?

????“老男人,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不让我去上班的?”

????“夫人果然冰雪聪明,为夫是有这个打算,而且现在已经成功了。”

????“那你今早完全可以劝我不要去上班的呀,干嘛非得跑这儿来?”

????南绪言浅笑,“夫人,我劝你你就会真的听话不去上班?”

????穆于清讪笑,她确实不会听话乖乖躺在家里休息,就这么点小伤不去上班也太矫情了些,她也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人。

????“所以为夫什么也没说。”

????穆于清扶额,“你这还算没说呀,人池清祎一听你的话立马把我往外轰,不清楚的还以为我跟她打架了呢。”

????“夫人,就当放了个假,四处玩玩也好。”

????穆于清微叹,再不乐意又能怎样,拗不过人家池清祎把南绪言的话奉为圣旨,一切照南绪言说的做,她只能私底下暗骂南绪言这个腹黑男了。

????“你都不用去公司的吗?”

????“夫人的伤要紧,公司有人在看管,我也不可能每天都往公司跑,底下的人看着就好了。”

????“我这又不是多严重的伤,你至于跑这来暗示池清祎给我放假么?”

????南绪言停下车等红灯,“在我眼里,夫人不能受一丝一毫的伤,夫人可是至宝。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完本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89book.com/book/93742/33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