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喜脉

小说: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作者:样样稀松 我要报错
????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,根据实际的境遇,各人有各人的看法,这很正常。

????徐齐霖不喜皇家,是因为阿姐在宫里。他觉得阿姐寂寞,也不自由,更为阿姐的将来担心。

????大雅看好皇家,是因为受过苦楚,甚至在战乱中姐妹双亡。觉得没有比皇家更好的依靠,能过得舒心快活。

????但小夜却不是这么看,她喜欢现在的生活,不喜欢皇宫里的约束。所以,大雅让她进宫,她只去了一次便够了。

????对于这姐妹俩的争执,徐齐霖也不好下结论,便开口说道:“某看顺其自然的好,小夜既不喜欢皇家,你也不要强求。”

????小夜立刻点头,说道:“现在不是挺好嘛,咱也不缺钱花,还有徐郎作靠山,没人敢欺负。”

????大雅撇了撇嘴,说道:“徐郎这个靠山能立多久,在皇家面前,恩宠贬谪也不过是翻手之间。”

????徐齐霖笑了,说道:“那你能保证沾了皇家的边儿,就能永保平安?就是皇子、公主,怕也不敢这么说吧?”

????大雅说道:“那自然不是沾边儿那么简单,要找也找最受恩宠的。”

????徐齐霖若有所思地瞅着大雅,问道:“你要杀人?”

????“才不是。”大雅翻了下眼睛,说道:“只是看谁有短命之相。再说,小夜和阿珂在一起,你不觉得别扭嘛?”

????“我和阿珂处得很好啊!”小夜却是不以为意,说完又强调道:“情同姐妹。”

????徐齐霖却抓住了另一个重点,继续问道:“你看出谁有短命之相了?”

????大雅垂下眼睑,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小夜却开口说道:“是晋阳公主啦,阿姐说她今年就有灾祸。”

????徐齐霖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难道我做的努力都没用?不应该呀!”

????大雅瞅了快嘴妹子一眼,无奈地说道:“我本想让小夜留在京城,你也最好别走。等到晋阳公主出事儿的时候,及时出手,也算救她一命不是。”

????救她一命?!徐齐霖明白了大雅的说法,就象是对阿珂那样,不是真正的死亡的而已。

????“你能看出灾祸何时降临?”徐齐霖目光咄咄,盯着大雅。

????大雅避开了徐齐霖的目光,半晌才说道:“虽然看得不是特别准,但应该不超过五个月。”

????徐齐霖想了想,说道:“如果不知道准确的时间,你想让小夜附身,恐怕是很难吧?”

????“当然不容易。”大雅翻了翻眼睛,没好气地说道:“关键是还要你同意,还要你配合,才能成功。”

????徐齐霖眉毛一挑,说道:“那就是病亡喽!如果是意外,怎么会来得及?”

????大雅垂下头,丧气地说道:“你猜得没错,她额头上已经现出黑气,还未到最浓烈的时候。”

????停顿了一下,她又抬起头说道:“反正你治不了,不如就让小夜附身,让她的身体活着,岂不是好?”

????徐齐霖垂下眼睑,思索起来。如果他真治不了,大雅所说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。但到底是什么病呢,他觉得可以尽其所能去试试。

????“什么病我可不知道。”大雅似乎猜出徐齐霖会问,耸耸肩膀直接绝了他的念头。

????徐齐霖有些不满,说道:“你应该早告诉我。病要及早治,这个道理谁都明白。”

????大雅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要做济世神医嘛,我看出脸现黑气的多了,都告诉你?”

????徐齐霖为之语塞,轻抚额头,陷入了沉思。

????大雅凑近过来,笑眯眯地看着徐齐霖,说道:“生气啦,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呀!”

????徐齐霖斜眼瞅着大雅,说道:“好消息,看你的样子,怎么就觉得不对劲儿呢!”

????大雅一哂,说道:“你不是担心阿姐日后的境遇嘛,告诉你吧,不用瞎操心了,她有了。”

????有了?!徐齐霖傻傻地眨了下眼睛,蓦地瞪大,紧盯着大雅,急着问道:“真的嘛,你不是在哄我吧?”

????“爱信不信。”大雅翻着眼睛,“时日尚短,你走的时候怕是还不足月。”

????徐齐霖的嘴张着,半天没有合拢,终于哈地发出惊喜的声音,还跺了下脚。

????终于是有了,那些补身益体之物没有白吃,那些养生保健的方没白送,阿姐终于有了日后的倚靠。

????“我得回长安一趟。”徐齐霖惊喜过后瞪了一眼大雅,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把主意也打到了胎儿身上。

????大雅赶忙辩解,“别瞎琢磨啊,我可没那么想,就是懒得说而已。”

????信你才怪!徐齐霖摆了下手,表示大度地原谅此事,说道:“我得加紧工作,借着送沙盘的事情回长安。你们别打扰我,退下,退下。”

????………………

????天气愈发地炎热,徐惠也愈发觉得慵懒。这才坐下看了一会儿书,瞌睡便又上来了,连她也觉得奇怪。

????难道是小弟的那番言话让自己神思不属,徐惠倚在摇椅中,闭目沉思。可一会儿便睡意上头,竟是睡着了。

????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,竟是小昭带着孙不二匆匆赶来。徐齐霖虽没马上回来,却是派人连夜快马送信,让家里人前去宫中照顾。

????小昭本已打算去山庄避暑,假也请了,行装也收拾好了,却突然得到了这个消息。她还不敢确定,便匆匆赶进宫来。

????见到阿姐好象在睡觉,小昭放轻了脚步,慢慢停了下来。一阵忙乱过后,她的心思也灵动起来。

????让孙不二看着阿姐,小昭转身走开,找了个宫女,让她去传太医过来,只说徐惠有些不舒服。

????小昭不知道老哥是怎么知道的,但这事儿得宫中太医确定了才好使。而一旦确定有孕,徐家便能正大光名地送进仆妇或亲眷来照顾。

????徐惠只睡了一小会儿便醒了,微微睁开眼睛,便看见小昭和孙不二在不远处站着,就那么瞅着她。

????抿嘴一笑,徐惠缓缓起身,说道:“小昭怎么来了,不是猴急地要去山庄避暑嘛?嗯,舍不得阿姐,还来告下别?”

????小昭嘿嘿一笑,扳起脸对侍奉的宫女直挥手,“你们都走开,我和阿姐有话要说。”

????宫人退远,徐惠不明所以,但还是笑着招呼小昭到跟前坐下,“什么私密事啊,快跟阿姐说说。”

????小昭走过去,盯着阿姐的小腹看了看,才依言坐在阿姐身边,拉着阿姐的手,说道:“我让宫人传了太医,阿姐呆会儿只随便说不舒服就好了。”

????徐惠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我没有不舒服呀,为何传太医?”

????“老哥说的。”小昭编了个谎,说道:“他临走前见过阿姐,察颜观色,觉得阿姐似有暗疾。到了新安他还不放心,便写信叫我来看看。”

????察颜观色?!徐惠笑了笑,觉得小妹这用词有些不当。可小弟能从面色、行动上看出暗疾,也不算稀奇,他好象是有些医术的。

????时间不大,太医还没到,兕子和新城却联袂赶来。原来,她们碰见了冰霞宫急匆匆去请太医的宫女,询问之下,也来关心。

????“徐充容,你哪里不舒服啦?”新城快跑几步来到近前,瞪着大眼睛问道。

????徐惠微张嘴巴,不知如何回答,小昭赶忙接口道:“是肚子不舒服。阿姐还不以为意,是我着急去请太医。要是没事儿,我也能安心去山庄避暑。”

????一说到山庄和避暑,新城的注意力立刻被引走了,嘟着嘴说道:“父皇不准我和阿姐去,真是令人烦恼。”

????兕子也很无奈,但她毕竟大了,知道孰轻孰重,来到徐惠身前,关切地问道:“是肚子痛嘛,不舒服多久了?”

????徐惠咧了咧嘴,敷衍着说道:“应该没事儿的,小昭有点大惊小怪了。”

????小昭眨巴眨巴眼睛,没有辩解,也不想把老哥兜出来。自己是妹妹,对阿姐的关心太正常不过,就是大惊小怪也没错。

????兕子很懂事,说道:“总要让太医看过才放心,小昭只是太过在意阿姐,情理之中嘛!”

????正说着话,太医和宫女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。太医来到近前,连着施礼拜见。一位受宠的充容娘娘,两位更得陛下宠爱的公主殿下,哪个也不敢怠慢。

????唐朝时还比较开放,什么隔帘诊脉,什么悬丝诊脉,还真没这么多臭说道。中医讲究看闻问切,多种手段诊治,才能准确。你遮遮掩掩,不纯粹耽误病情嘛!

????徐惠已经坐到了正常的椅子上,伸出皓腕,由太医诊脉。

????“敢问充容娘娘,有何不适?”太医按照习惯,先开口问道。

????徐惠经这么一折腾,倒也想起什么,说道:“比较嗜睡,感觉慵懒无力。”

????太医点了点头,手捋胡须,细心诊脉。半晌,他眉毛一挑,张了张嘴,终是没说什么,继续按压腕脉,脸色也凝重起来。

????徐惠身份在那摆着,他不敢问什么天葵例假。而且,诊出喜脉固然是有重赏,可万一诊错了,宣扬开来,让陛下和充容娘娘空欢喜一场,也是大罪一桩。

????所以,太医不得不谨慎小心。可他谨慎小心,让徐惠等人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????好半晌,太医觉得有了绝对把握,才展颜而笑,起身施以大礼,“恭喜娘娘,贺喜娘娘,此乃喜脉……”

????徐惠愣住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兕子和新城一时没理解了,只有小昭有着心理准备,咯咯笑了起来,“阿姐有小宝宝喽,我要当小姨啦!”

????兕子和新城终于明白过来,不由得也高兴地笑了起来,冲着徐惠叫道:“要小妹妹,小妹妹才可爱。”

????徐惠被巨大的惊喜包围,羞红涌上脸庞,只是咧嘴笑着,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????旁边的贴身宫女也是狂喜,水涨船高的道理她不会不懂。徐惠本已受宠,这又有了子嗣,再进一步几乎可以确定。

????“恭喜娘娘。”宫女躬身施礼,笑道:“这可要重重打赏何太医。”

????“重赏,当然要重赏。”小昭已经自作主张,用力一挥手。

????徐惠赶忙让宫女入殿拿赏,新城已经凑过来,伸手试着摸徐惠的肚子,好奇地问道:“小娃娃是在这里吗?是怎么进去的?”

????这个?徐惠有些语塞,对于小孩子的教育,唐朝时显然没有什么固定的教程。

????即便后世的很多父母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,还胡说什么“从垃圾箱捡的”、“充值送的”呢!

????小昭也不明白,但依着自己比新城大,还是很成熟地答道:“等你长大了,就会懂的。”

????兕子看了一眼小昭,不由得捂嘴失笑。她比小昭还大一岁,却也不懂呢,小昭还真敢说大话。

????“阿姐,你小心点呀!”小昭见阿姐要起身,赶忙上前搀扶,还吩咐宫人,“你们赶紧侍候啊,傻站着干啥?”

????以前徐惠都是自己坐、起、行走,现在冷不丁变了样,宫女们显然还不适应。

????徐惠倒是没那么在意,连异样的感觉都没有,不是小昭跑来,她还不是照常行动,不用搀、不用扶。

????可眼见众人都变得小心翼翼,徐惠也很无奈,只好象个易碎的无价之宝似的,被搀扶围护着进到殿内。

????肚子里的是男孩呢,还是女娃?陛下知道此事,是高兴呢,还是会有别的想法?

????徐惠胡思乱想着,但有一样儿却是肯定的。就是徐齐霖所担心的事情,李二陛下驾崩后,有子女的妃嫔不用出家,而是会随着子女生活。

????所以,不管生的是男是女,徐惠的后半生都算有了依靠,只要这个孩子平安降生,平安长大。

????可小弟是如何看出自己有孕的呢,会医术不假,可却没有高明到那个程度吧?徐惠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小昭,可也知道她不清楚,只是依信前来。

????“我们去告诉父皇吧!”新城觉得添个小弟弟或小妹妹是天大的好事,对小叶儿的稀罕还未消,可惜不能老看到,这下可好了,能天天就近跑来。

????兕子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父皇一定高兴得不行,走吧,现在就去。”

????等到两位公主离开,徐惠才叫过小昭,仔细询问小弟的信中都说了什么。

????……………..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完本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89book.com/book/93818/320/